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首页 » 文学艺术 » 中国艺术
王冬龄太庙“乱书”经典
作者:     日期:2017年03月11日     



艺术史家范景中先生曾在“书非书”2015杭州国际现代书法艺术展研讨会上说,王冬龄的作品,令他想起席勒的两句诗,大意是:混沌之中迸发出星星之光。

11月6日,站在北京深秋凌冽的风中,眼前是肃穆的太庙大殿,雾霾刚刚散去,天上有乌鸦盘旋而过。王冬龄一身黑衣,手执细而长的特制羊毫在殿前的金砖上,完成了又一次乱书《心经?#36820;?#29616;场书写。

背后的大殿里,是他新创作的大型镜面壁书——长32米、高3.5米,以白漆和镜面不锈钢完成的《易经》。微弱的光线透入古旧的皇家庙堂,与跳跃的乱书碰撞,范景中先生的形容,恰是一种预言。

这是“第三届《诗书画》年度展——道象·王冬龄书法艺术”的开?#30343;?#29616;场。

巨幅创作背后

是全球对书法的关注

巨幅传统文本的现代创作,众人围观下的现场书写,从纽约、伦敦、土耳其、奥克兰、北京、杭州……无数次在人们面前重演的一幕,在这一刻的太庙,又有了一些不同。

清水泥地,全新特制的长锋羊毫,以及太庙这一具有历史政?#25105;?#21619;的空间……但所谓的“不同?#26412;?#19981;在于这些。

来看这一次的学术顾问——

郑胜天、巫鸿、潘公凯、范景中、朱青生、雷德侯、?#25991;?#25991;、阿克曼、?#28504;?#20161;、杜柏贞、林似竹,集结海内外知名艺术史论家及策展人。

这是一次全球化的关注,同时,也预示着未来更大的可能。

德国海德堡大学教授雷德侯说,王冬龄先生以他的艺术创作,?#26377;?#24182;弘扬着一个古老且可敬的传?#22330;?#25152;有伟大的中国书法家,从王羲之、怀素到现代的书法大师,都会不时地在赏鉴的观众前挥毫。而冬龄先生更达到了一些早期的书法家未及的新境界——他惊?#35828;?#25484;握了所有的书法形式。虽然他最常写的是草书,但也写各?#20013;?#24335;的楷书,以及有力的小篆和古?#31995;?#22823;篆。同样令人惊叹的是这些作?#36820;?#35268;格,?#26377;?#20876;页到占据数面高墙的巨型书作,无一不有。除此以外,他用纸类型的广泛、纸张的质量和设计,也令人称奇。?#22303;?#38468;有彩图的西方报纸也臣服于他中国毛笔的力量之下。而连结冬龄先生所有这些不同风格的,是他能够将巨大的控制力和纪律与无限的力量和活力相结?#31995;?#29420;特能力。

他说?#39608;?#25105;非常遗憾今天不能到现场观摩大师的表演,但我确信,他的展览将取得巨大的成功。”

这两年

七旬的他在“乱书”中狂奔

王冬龄生于1945年,71岁的他似乎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精力,脚步快得惊人,并肩走路时,20多岁的年轻人常要一路小跑才跟得上。11月6日的书写过程中,他还时不时轻巧跳跃着。

过去,甚至有人探究过,王老师每次写大字前是不是要“食补?#20445;?#20294;回溯他在这两年里如此高频的现场书写,秘诀或许只有一个——他依?#25381;滌星?#22823;的雄心与抱负。

2015年,他在美国纽约的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现场乱书《心经》;在德国汉堡大学现场题壁《逍遥游》;在?#36824;?#26477;州旗舰店,写了“惊人”的苏轼《饮湖上初晴后雨·其二》。

2016,乱书《心经》现场书写,去过加拿大温哥华美术馆、加拿大国家图书馆、新西兰国立美术馆、大英博物馆,还去英国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(V&A)现场题壁《道德经?#36820;?#19968;章……

长期关注王冬龄的人,在?#24352;?#20182;的同时,也越来越确信他的意义。

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,昨天以庄子“解衣槃礴,真画者也”来形容他的书写现场。他说,从2003年中国美院南山校园建成肇始,冬龄师写大字已成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。他的一双红袜子,?#30424;?#25968;以百计的中国大?#37073;?#36275;乘《逍遥游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心经?#36820;?#19996;方贲典,攀援欧亚拉美的众多艺坛圣殿。这一书写现象以其现场的效果,揭示字体与人体一体、手动与心动齐动的书写内涵,创立了当代艺术创作的新模式。他沉醉于这一模式之中,挥洒放骸,从容浮游,将中国的典籍、文字、书写、气格、体?#24688;?#25991;意融为一体,合成当代东方的?#20081;?#26415;。他是东方的泳者,搏击全球当代艺术的激流汪洋。

他认为?#39608;?#20070;非书,冬龄师在实现这卓然的沉醉之时,完成了真正意义?#31995;?#20070;写的时代?#36291;?#37266;。”

开放是“乱书”

在当下的最大价值

现场,也有许多媒体以“抽象艺术“、“?#24418;?#33402;术”来追问王冬龄的书法,许江反复强调,请不要总是用西方的概念来套用中国的艺术。

在书法道路?#29616;?#33879;甚至有一些?#35752;?#30340;王冬龄,始终温和而包容地?#21019;?#30528;不同的评论。甚至,包括那些对他艺术的不理解,但他从不动摇。

在他内心,一定无数遍响起?#30333;咦约?#30340;路,让别人说去吧”这句老话,直至现在,这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。


学术主持、《诗书画》?#21448;?#20027;编寒碧,似是王冬龄的知音。他的谈论,平正而全面?#39608;?#29579;冬龄先生使得书法艺术一下子开广了一个视域。如果我们承认书法是关于文运文脉,关乎传统的斯文脉络,我们就觉得应该有价值?#31995;?#22238;溯;但如果我们承认书法是一种具有创造性的当代艺术,我们就要融入国际的视野与情?#22330;?#22914;果斯文脉络,那就是 道象 ,如果是融入当代艺术,那就是 乱书 。道象与乱书是王冬龄艺术?#31995;?#20004;个方向,一个是逆流从古,一个?#27785;?#20174;时,在这个间距中,他具有一个巨大的张力。”

在面对媒体提问时,寒碧还说?#39608;?#25105;们尊重传统已经定义的东西,但当代艺术家有?#32422;?#30340;生活情境和状态,我们可以尽量持一个开放的态度,一?#38718;?#23450;义的态度。”

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王冬龄艺术在这个时代里最大的价值,也是这个时代对他不断探索与?#38750;?#25152;回馈的最高敬意。

推广1 MORE

国王杯巴萨vs马德里竞技回放
全天重庆彩新一代计划 最稳定玩法北京pk10 球琛比分 手机精准定位软件下载 吉林时时怎么玩 时时彩万位6码100% 我乐时时彩全天计划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前二组选包胆计算公式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老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518线上娱乐 捕鱼棋牌 软件工程大作业免费下载 分分快三大小单双计划 大富翁棋牌游戏